记一次奇怪的梦

我是个多梦的人,当然,这里的梦,生理学上是指的晚上睡觉大脑皮层还在活动的状态,并非那种思想上显得高大上、把国家自己命运联系起来的梦想。

大约几个月前,我开始使用印象笔记,那时候睡眠不是很好(虽然现在有所改观),几乎每天做梦,偶尔我觉得梦很有意思,便在刚醒的时候把梦的过程在印象笔记中记录下来,这次说的就是当时的一次。 Continue reading “记一次奇怪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