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诚可贵

这几天浏览微博,看到了这么一条消息,知名Python程序员Vamei因抑郁症自杀去世,留下了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儿子。

我想起了几年前的夏天,那时我刚刚结束研究生考试的复试,回到了深圳。在一次聚会上,我得知之前的一个同事突然去世了。当时他连续两天没来上班,而电话又无人接听,公司领导只得报警,等警察破门而入时,他已经猝死在自己出租屋。猝死原因疑似熬夜,生命就这样定格在了28岁,而他的妻子,正准备周末带着刚出生三个月的儿子从广州过来跟他团聚。

这位同事曾和我在一个办公区,也经常见面,却不曾想就这么走了。Vamei,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他这类人可一直是我的偶像啊。年轻生命的消逝总让人唏嘘不已。而做技术的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技术可以改变世界。但这个世界并非如此。这已经不是几百年前,那时世界处于黑暗,上帝说,“派牛顿去吧”,于是世界就有了光明。

世俗和思想力量的强大超乎想象,技术人员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不过是政治或权力的附属。回头看看那场持续十年的动乱中,一个个的科技人士是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化学家曾昭抡俞大𬘡夫妇、清华大学周华章先生,等等。

在考研之前,我接触到了一本书,引起了我对“生命”这个词的思考,它就是奥地利物理学家、量子力学奠基人薛定谔(Schrödinger)的学术演讲小册子《生命是什么》。

薛定谔在这本书中大约阐述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一、基因突变是因为原子的量子跃迁;二、遗传密码子的存在;三、生命以负熵为生;四、物质和意识,这是属于哲学范畴的了。其中第二个“遗传密码子”给了沃森和克里克启发,二人因发现DNA的双螺旋结构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我一直想就这本书写一篇读后感,不过后来搬家,英文版不知所踪,中文版还给图书馆后没再借,也没买,就这样搁置了。

但实际上,抛开这本书的内容,书名本身是最值得思考的一件事情。生命是什么,又如何存续下去?

按照薛定谔的回答,“生命以负熵为生”,“负熵”的概念我这里不作过多解释,简而言之,就是说我们需要从外界补充更加有序的东西,那就是:

但人又是一个无法决定自己出生的生命体,好笑的是,人类却大约是世界上唯一给自己的人生寻找意义的物种。所以,既然活着,那另一方面,靠的则是目标和希望。

中国有句古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因为活着才有希望,有希望才能活得更好。《琅琊榜》中,梅长苏就是靠着为祁王和林家翻“赤焰之案”的信念,才一直坚挺活下去,而这也是蔺少阁主所担心的:一旦失去信念,是不是生命就要到尽头。

我想起读历史时,听到一个故事,说有两位老师,一位是学院里的陈老师,另一位姓什么不记得了,两人都经历过三十年前的那场风波,但是两人在之后的人生态度大为不同,陈老师依然充满乐观,但另一位老师却消极很多。而我们应当向陈老师学习。

前段时间,我问朋友Chris是否还失眠,她说不怎么失眠了,我笑着说那看来我的任务快完成了,去年我曾跟她说“如果跌倒了不爬起来,就会一直处在跌倒状态。”

去年秋天,学生Lin桑来北京,跟我见了一面。我知道她一心想“逃离”成都,想从会计换到传媒专业,我说如果是我肯定会尝试一下。半个月前她欣喜地告诉我,她已经被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录取了,原来她回成都后就去准备申请材料,终于成功了,恭喜她!只希望她毕业时如果找不到工作,可千万不要把锅甩到我身上!

罗曼·罗兰有一句话经常被引用: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但是,接受不等于热爱。没有人会热爱生活当中让人不快或绝望的一面,能让人热爱的,只有光明美好的一面,而人活着,正是靠着对世间美好的向往,这才是追求。

人既然活着,就应当有一定的追求,我是如此。如果有了伴侣,我也希望她能有自己的追求,而我也能帮她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后代,我希望能跟他/她说:“孩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你去追求,你大胆去吧!因为老爸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啊!”我想,这才是真正的传承。


One thought on “生命诚可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