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日本论》读书笔记

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先生在上个世纪初所著《日本论》,被列为“日本四书”之一,此书可算中国人认识日本的第一书,尤其是研究日本及近代中日关系的人,更不能不读。其文笔流畅、语言平实,内容博大精深,而见解足以凌驾于《菊与刀》之上。此书不但对日本,而且对中国人的性格剖析真可谓一针见血,字字珠玑。虽然成书已经80多年,然而书中所写,却全不过时,对中国人认识日本,有极大帮助。“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摘抄书中我觉得十分精彩的地方,供阅读参考。

“中国”这个题目,日本人也不晓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百次,装在试验管里化验了几千百次。我们中国人却只是一味的排斥反对,再不肯做研究功夫,几乎连日本字都不愿意看,日本话都不愿意听,日本人都不愿意见,这真叫做“思想上装着自守”、“知识上的义和团”了。

我劝中国人,从今以后,要切切实实的下一个研究日本的工夫。他们的性格怎么样?他们的思想怎么样?他们的风俗习惯怎么样?他们国家和社会的基础在哪里?他们的生活根据在哪里?都要切实做过研究的工夫。要晓得他的过去如何,方才能够推测他的将来的趋向是怎样的。拿句旧话来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无论是怎样反对他攻击他,总而言之,非晓得他不可。

高尚的武士生活,可以叫做“血泪生活”,血是对家主的牺牲,泪是对百姓的怜爱。

至于智仁勇兼备的圣哲,不是轻易得来的,并且在很多政治改造的时期当中,这一种智仁勇兼备的圣哲,往往做了前期的牺牲,再供后代的人瞻仰,而不得躬与成功之盛。

我对于日本维新成功的历史,认为主要的成功原因完全在于两点。一是有时代的切实要求,二是有人民共同的信仰。

读历史的人,如果不懂保守主义者在建设上的功绩,也就不懂得革命主义者在建设上的恩惠。

民族和国家是有一定的界限。要分别民族和国家最好的方法,是从造成的“力”是什么上面去求。民族是由天然力造成的,国家是由武力造成的。中国人说,王道是顺乎自然。换句话说,自然便是王道,用王道造成的国体,便是民族;武力便是霸道,用霸道造成的国体,便是国家。

主义的意思,是“一种思想生出信仰,再由信仰成为力量”,换一句话说,能够决定人类之生活的方式、生存的方向、生计的方法、生命的意思的主旨。再说明白些,就是人生的目的和达到目的的途径,就是主义。

文明民族如果忘记“奋斗”,忘记了“武力是文化推进的原动力”,这就是“文明的堕落”。“自然”所要的,只是人类的努力,人类的生存。

中国民族如不衰败,日本何敢起侵略中国的野心?蒙古灭宋,这是刺激丰臣秀吉的最大事实。满州灭明,英法侵略中国,两次宁盟城下,是引起西乡隆盛等的野心最大的事实。

中日之战,中国如强,则绝不会有日俄之战。中国若强,则应为中日俄之战,或中俄之战,而不致以此牺牲,归之日本,我可断言。此两战者,日本不过以人民死生拼国家存亡,岂足以言侵略。若中国不强,而甘受欧洲的侵略,且将陷日本于危亡,是可恨耳。(桂太郎)

现在日本这一般政治当局,无论是政府的大臣,还是政党的领袖,都是些随波逐流、没气力、没志气、没计划的普通政客。一天到晚只把如何取得政权、如何保持政权作成唯一目的。日本民族的将来,东方的将来,世界的将来,他们绝没有作过打算。政治人才拂底的日本,前途的确是可危极了。 至于中国今天在政治上的人们,或是永不读书,或是读一句书,喊一句口号。政治是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业,又岂是这样所能成的,真是可叹呵!

总理说:“不平等条约不废除,中国不能够得到民族的平等,国家的独立,则永无统一的日子。中国不统一,最大的原因是中国人自己失却了自信力而甘受制于外国。同时一个外来的原因,就是掌握着最大兵力财力的外国人,以不平等条约为工具,以中国人的无自信力为机会,而来中国捣乱。”

中山先生不承认世界上有坏人,也不承认世界上有不能变易的人,他认为一切人类的行为的错误,只是“不知”,如果知了,他一定能行。

革命不是一件好事,一国最好是不起革命。但是一旦起了,它必定要成功,不到成功则政治永不安定,这是历史的原则。(西圆寺)

一个民族的生命,最要紧的是它的统一性和独立性,而这统一性和独立性的生成,最要紧的是在于它的自信力。

中国不单造不出一个世界的中心,而且造不出一个全国的中心。

没有出息的中国人的心理 ,不向东京便向莫斯科,这是一个召乱召亡的心理 。

人生是不是可以打算的?如果人生是不可以打算的,我们何必要科学。如果人生是可以专靠打算的,人们的打算自古来没有完全通了的时候。

中国人的男女生活,真是枯寂悲哀到极点。中国人的家庭里面,固然看不出一种热烘烘的爱力的结合来;连野男女的自由结合,也都是很冷冰冰的打算。在这种地方,或者很多人不把它拿出来同信仰生活一样看待。不晓得人类的生活在一切真实性上,有一个绝对的一致点,而尤其是生命的存在,不容有一点虚假的。男女的关系是人类生命的总关键,它在“生”的意义上,只有和“杀”的意义集中的战争可以相提并论。在生死过程当中的“食”的问题上,尚不足与之比大。性生活的虚伪和打算,可以说是生存意义的错误消失。一个民族到得把男女关系看成游戏时,它的生存意义已经很弱。到得在男女关系上面只剩得一个打算的时候,它的生存的意义,可以说是完全绝了。

如果失却了信仰,发命令的指挥官也可以私自脱逃,受命令的士兵更可以全场哗变。

“迷”是没有理智的意识,“信”是醇化的的感情的真力。我们如果知道人生是“力”的作用时,便晓得信仰是生活当中最不可缺少的条件。“自强不息”是自信力的工作,“厚德载物”是自信力的效果。只有信仰,才能够永生,才能够合众。人的生活是时时在死灭的当中。如果人人专靠着一个打算时,何处去生出死里求生的威力?

宗教是信仰的一个表现,而信仰不一定是宗教,这是在今天说明信仰时必须具备的知识。

这样一种打算的国民,哪里去找信仰?这是“迷”极了的一群愚人,是愚极了的一群弱人,是弱极了的一群没有将来的半死人。把这样的迷信做对象去反对信仰,是中国人的一个极大的错误。信仰是无打算的,是不能打算的,一有了打算就不成信仰。尤其是一个民族,在生存竞争激烈的当中,如果人人这样打算着,绝没有人肯拼着必死自己、炸沉了自己的船去封锁敌人的军港,绝没有抛却一切所得去研究目前没有一样效力的纯正学问,绝没有人舍了自己的财产去救济社会国家的危难。

“下水思命,上岸思财”,这一种打算的民族,何从产生奋斗的精神,何处去创造永久的历史?

世界一切都是真实的。如果没有真实的努力,创造是做不成,模仿也是做不成。且看今天的中国,无论是什么好的理论、好的制度,一到了中国,立刻会变相。

“中国人的事,你望坏处一猜就着。”(王亮畴)

他们有一种把自己的身体无条件地奉给神的决心,有一种“绝对的”观念。对于宇宙和人生,有一种“永久”和“一切”的观念。

就是要离却了个体生死的观念而置重群从的生死。如果这样主义的战斗观念不彻底、不坚强,民族战斗力不会增加,打算的竞争当不起不容打算、不能打算的战斗。

能把一切的私的计算抛开,把永久的一切的生存意义建设起来,从死的意义上去求生存的意义,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的军队,就是革命军。

要救中国,要把中国的自信力恢复起来。

思想不变成信仰时,不生力量;不到得与生命合为一致时,不成信仰。

人类的生活,除了信仰生活而外,最要紧的要算是“美的生活”罢。“据于礼,成于乐,依于仁,游于艺”,这四句话说明文明的要义,可算是精微了。

“美”是生存意义当中最大、最高、最深的一个意义。

不懂得美好的人,绝不要求道德的进步。

一个小民族要想发展进步,尚武当然是一个最必要的习性。

2 thoughts on “戴季陶《日本论》读书笔记

  1. 笔者在写“字字玑珠”时,我想,谬赞了吧?哪里有这样的文章能够字字都具有吸引力?没错,是我自以为是了。往下读时,我猛然发觉,这书抄何止是“字字玑珠”,简直是“振聋发聩”。每一句摘录,都直指脊梁骨。这些民族性格不就是真切地出现在身边的一群人吗?这些民国的事情又和现在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吗?我们近代以来民族上和个人命运上发生的一切事情,这些评论过分了吗?古语云:朝闻道、夕死足矣。可见闻道的必要性。此书中有道,能不能问道而振作,全望诸位读者之努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