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

前几日同宁总小聚,谈到一些往事,聊着聊着就不自觉把一些问题“升华”了一下,宁总笑着说,“你看你,说着说着就容易跟人讲道理去了。”

要说喜欢跟人讲道理,我还真觉得自己有点冤枉。跟人讲道理时类似“人师”,不到而立之年的我,虽说做过两年兼职老师,对此也是很小心的,毕竟“人之过在于好为人师”。做人师讲道理是没错的,不然“君子三乐”中也不会有一个“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但倘若久而久之成了瘾变成了“好”,这就不好办了。如果尺度拿捏不好还会给人一种“我就是懂得比你多”的错觉,时间久了自己也飘飘然起来。实际生活中,钢铁直男就属于非常喜欢讲道理的那种,这类人已经被女同胞们背地里骂了N遍,我可不想被贴上这么一个标签。只不过这次是同宁总饭聊,就随意了一些,而且说的又是有关我自己的事情。

不过,最近也确实有几位学友找我探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都关乎自身情绪或者人性。老实说,时间倒回到几年前,我断然不会想过自己会思考这类问题,只能说人生实在变幻莫测。

说起来有的人可能不信,我其实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我从小就不爱说话,也不怎么出门,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形容也不为过。估计看到这里很多朋友都会瞪大眼睛,嘴巴成一个大大的“O”型。儿时的我常常摆弄些小器件,和很多同学一样,我的理想成为一个科学家,去探究神秘的宇宙和自然界。那时,我想着长大了有间自己的实验室,每天过着简单的生活。后来得知哲学家康德居然终生没走出过那个生他养他的小镇,我就想,哦豁,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吗?

由于性格原因,我不喜与人交往,觉得很麻烦,情商低得很。但人活在世上,总要受到生活环境的限制,你不去找别人,却不能阻挡别人来找你,不然马克思他老人家不会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了。

人跟人交往讲究“礼”,孔夫子说“礼失求诸野”,就是说“礼”这个东西啊,如果丢了就去民间找。我的家乡离“孔孟之乡”鲁西南特别近,风俗差不了太多,我恰好又摊上其中一个姓。那一带繁文缛节非常多,我从小就对这些弯弯绕绕很是反感、排斥。在家乡,情商低的表现之一就是不懂“礼”,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搞不好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会在这上面栽跟头。相对来说,在秦昭王时期才被并入秦国版图、孔子周游列国时不曾到过的大四川盆地就没那么多事儿。

能把“礼”做得周到的人,自然是八面玲珑,我是做不到的。但从跟人的交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人性,也能进一步了认识自己,所以“情商”这玩意儿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提升的。情商关系到自我意识、情绪控制、自我调节、认识他人和处理关系等,这都离不开对人性的探讨,我们弄懂了人性,也就找到了解决自身问题的钥匙。我对于这一块的重视,完全是为了解决自身问题,因为哪怕是一个十分热爱IT技术的钢铁直宅男,有需要打交道的同事,也要应对各种脾气的老板,有对“窈窕淑女”的追求,也有情感关系的困扰,这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啊。周恩来总理都说过“主席也是人嘛”,那我也是人嘛。

几位学友跟我讨论问题大致分为三类:一是关于人性善恶之分;二是如何提升自信;三是怎么能让自己高兴点。

一切的问题,最终都可以上升到哲学的层次。我不是专家,相关的书籍看得也少,但还是简要说下自己的理解吧。

第一个,人性善恶之分。战国时期孟子和荀子就开始了这方面的议论,孟子持“性善论”,荀子持“性恶论”。几年前我同一个好友也探讨过这个问题,那时我持前者,他持后者。就我现在的理解来说,孟子荀子都没有错。我们就从“人是高级动物”来说吧,既然是动物,那么就有自私自利的一面,因为动物的本性就是生存、繁衍,这是人“性恶”的一面,这是人的自然本性。那么“性善”就对应“高级”一词了,人类区别于动物,人是可以向善的,因为即便再自私自利的人,他/她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不会变的,这个向往就是“善”,是人的社会属性。但问题是,你向往别人也向往,人不能因为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去破坏别人的利益,即“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性善”“性恶”的侧重点不一样,但殊途同归。

提出第二个问题的人,受到了人际交往上的困扰。提出第三个问题的人,正在调解自身情绪。在我看来,这都同自我认知有关,可以合为一个。几年前我曾和老潘探讨过一个问题:假如把我们两个的生长环境调换一下,那么“我”还是“我”么?如果真要正儿八经去研究这个问题,我估计等到入土的那一天也不会有答案,不然姬无命同学也不会被吕秀才给活活说死了。

《武林外传》第29集,吕秀才以一连串关于“我”的哲学问题,把号称“盗神”的姬无命说得选择了自杀。

自我认知这个事情啊,是要靠很长的时间去思考、实践的。人际交往遇到困扰,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也把握不好与旁人的“界限”;情绪低落,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作为一个目前正在研读王阳明的人,对于在自我认知有困难的人,我当然推荐去读《传习录》了。

之前遇到自我困扰的问题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时候我去读书,因为我明白一点:我相信流传千百年的经典——中的绝大部分——说的都是对的,如果我做的跟书里不一样,那很有可能是我错了。说白了,给自己临时找一个信仰。因为如果四书五经的内容都是错的,绝对不会流传千年,即便它是帝王统治的工具。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研究自然科学的很少,但是研究人性的,那太多了。另外,之所以说是“临时”,是因为也许读着读着你会发现自身问题已经解决了,或者是书里的内容是错的,或者随着时代变迁,内容虽然没错但已经过时,或者是有一天你改信了佛教或者基督教。要记住读书是为自己服务的,孟子说”尽信书不如无书”,读书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学会独立思考。《论语》开篇就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以前教日语时,我常常给学生讲这两句,希望他们能在学习思考的过程中形成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然后举一反三,推而广之。对于我自己,也是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