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假期小结

4月30日,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调整为二级,回京不再需要隔离14天,我也终于收到了复工的消息。

单位放假后,我从北京回了一趟成都,在那里转悠了几天。1月20日晚,钟南山院士确定病毒可以人传人。第二天我从成都乘火车回家,偏偏那趟火车晚上途径汉口站,根据之前看到的新闻,汉口火车站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公里。当时的我提心吊胆,戴着口罩大气都不敢喘,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人在灯光下推着推车缓缓走过。

第二天早上到站下车,看到人山人海的广场,我临时决定打车而不是乘公交车回家。不曾想,这一回就是一百天。

2月3日原本是上班第一天,疫情原因,推迟到10号,于是我订了9号票返京。但很不幸,我乘坐的那趟高铁停运。单位召开视频会议,号召大家在家办公,返京时间等待通知。

于是这一等就是三个月,也是我从14岁上高中以来在家里度过的最长的假期。

除了线上办公,我在家另外的事情就是每天继续学习西班牙语。

除此之外,我原本计划依然每两周更新一次文章,但疫情期间,人的注意力总被转移,每天各种公众号微博号的信息也是铺天盖地,但是后来,对于绝大部分的新闻或消息,劳资看后都想甩过去四个字:扯**(和谐)淡!

可以说,经此一“疫情”,我的“病”完全好了,或者说我发现,原来病的人不是我。八年前我对某些事情的判断是对的,到今天还是对的。所以,我在过去一年多里写的文章,大部分都可以直接作废,但我现在也并不想删掉。

但在这个社会,对的人并不一定过得幸福,或者说,是一定过得不幸福。对我来说,最遗憾的莫过于浪费了过去的几年光阴。但我也短暂性丧失了下笔写文章的动力。

学外语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如果回到十年前,我一定会转专业到外语系。通过单词、语法,逐渐解构一句外文,就像解物理方程,充满了探索未知事物的乐趣。

当然,我也并非为了学外语而学外语,因为我发现,外语的思维是跟我曾经学习数学物理的思维是一致的。这也难怪,我们现在学习的理工科这套东西原本就是从西方传来的。而自从我在Google上搜中文得到的垃圾信息越来越多——这自然是因为中文的爬虫垃圾网站越来越多,我也不得不慢慢转移到外文搜索。除此之外我们也必须承认,目前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文章,大部分(当然不是全部)是用英文写的。

我们需要打破思维的局限,而很多时候,语言构造了这个局限。

虽然使用汉语的人数在世界上最多,但是它的范围过于单一,基本集中在华人圈。英语自不必说,而被我们称之为小语种的西班牙语,在人数上却仅次于汉语,位于第二,还是拉丁美洲的通用语言。

以后我会慢慢总结下自己学习外语的一些经验,今天就先写这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