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念

孔子说,三十而立。

我距离这个数字还有一年半的时间。

今天所写,是想推翻以前的一些认识。人总要进步,其进步就在于敢于突破自我,革新认知。

我生于90年,曾经跟我一起上学的小伙伴都是88、89年,为了“融入”群体,我当时也跟着说自己是80后,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就越发想跟这帮大龄青年划清界限,俨然一副正宗的90后的样子。

但年龄的增长并不意味着思想上的成熟与进步。

我始终感觉自己被一个无形的枷锁束缚着,无法施展开手脚,无法做到自己的行为跟掌握的知识的高度重合,并努力做到“知行合一”,因为自我的意识还没有觉醒,我始终不明白这个“我”是怎样一种存在。

哲学上的第一大问题是“我是谁”,一个人自我意识的觉醒是从正视自己开始的,包括优点与缺点。我晚熟,包括生理和心理上。读高中时,我刚14岁,身高不到160,差不多班里最矮,高中毕业时达到172,大学毕业时达到180,年前公司组织体检,脱鞋后净身高183。生理晚熟必然导致心理晚熟,再加上生活阅历不够多,执念太大,又进一步限制了自身发展,所以我的心理年纪,估计要比同龄人滞后四五年。

意识并接受这一点,是因为我有一天终于明白,这是天生的,是写在基因里无法改变的,上天所定,非人力能为。我也学过生物学,也有段时间研究过人类学,这个结论最终也得到了证实,而证实后我也得到了另外一个结论:正常情况下我说不定还能长寿,活到90岁以上——当然现在来看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态变好了。

我以前是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者对自己要求很高,什么都要达到理想状态,但过于执着就成为一种非正常行为,一旦达不到目标就很容易痛苦,同时,追求完美的人也容易对别人要求过高,导致对于他人、对于这个社会的包容性过低。

我学过日语,受日本文化影响的人多少都有些强迫症。就拿写文章来说,力图从立意、论点、内容、格式等各方面都做到最好,但事实上并不可能面面俱到,刘师告诉过我文章不可能写得十分完美。刘师虽这么说,其实我觉得他也是个很追求完美的人。

我还曾有过执念,说好听点是较真、认死理,说不好听点就是强迫症。对于学术研究是一种执念,对于心理研究、感情问题也是一种执念。想不通的问题会一直想下去,想下去再想不通,如此循环,不得善终。

执念之所以会一直进行,是因为我们无法在理性状态下获得关于某件事情所有的信息,进而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执念限制了人的成长,实际上一旦明白这种执念是个错误,就会发现没什么大不了的。产生执念,也是因为眼界和格局不够宽广宏大,过于“我执”,于是就会产生佛家所讲“贪嗔痴”的痛楚。

圣人所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一种追求,这个追求重在过程,不一定有一个结果,但这有两个前提:一、追求的事情是正确的;二、追求的方法是正确的。王阳明认为“凡谋其力之所不及,而强其知之所不能者,皆不得为致良知。”就是说如果追求的东西超出能力范围,就失去追求的意义了。

当初学历史时,很大程度上是感性所导致,并没有理性分析得失。只是潜意识告诉我,我学这个总有用处。它延续并整合我曾经在文科上受到的分散的教育和思想,可以弥补我人格上的缺陷。尽管我并不知道它的作用会在什么时候才能显现,但总归会显现。这或许也是我在学科上对于“不分文理”的一种执念,但我至今仍然认为能够认识自己、具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是正确的追求,而这些都需要人生历练。

放下执念以及对完美主义的追求,我接受自己的不完美,降低对自己不切实际的要求,也降低对别人的要求,接受自己曾经遇到各色各样的人,以及他们与自己的不一致,去掉对自我的设限,也可以对自己说一句“我可以”。

放下执念,正视自己的内心需求后,我不再在夜里思考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大脑得到放松,也几乎不再失眠,尽管我也知道曾经因执念和完美主义,对人说过一些不好的话,做过一些幼稚的事情,错过这个世界上太多的美好,但又能怎样,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毕竟那个时候,我还不成熟。

One thought on “放下执念

  1. 我两天前踏入了三十的门槛。到了整十岁,不知不觉的感觉少了很多。越来越清楚地可以预见也许三年后的自己,也许五年后的自己。如果重头再来,一切都可以重来。可是,没有如果,岁数就是岁数,现在的境遇代表了过去的经历,未来的一切也都会是现在使然。如何选择,需要好好考虑。而能不能在做出新的选择,就不能由着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