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抛弃不放弃

最近几个月我跟合租室友老孙搭伙,有时候一边吃饭一边看剧,比如最近看的两部就是《琅琊榜》和《士兵突击》。老孙小我几岁,却曾在西藏日喀则当过五年兵,是个退伍军人。看剧时,有时他就像我的学生,哪里有不懂的,我就给他讲解。

话说我是没当过兵的,不过家里有几个长辈年轻时候当过兵,其中一位的路姿经常被家父拿来作标版。我有点驼背,都上大学了,还不时被家父数落:“你看看你,松松垮垮的样子!站没有站相,坐没有坐相。你看看你XX爷爷,当过兵,一米九的大个,走起路来能带起一阵风,那才叫走路!”他还特反感我翘二郎腿。每当此时,我只能在心里“呵呵”一声。

虽然不当兵,但中国的每个上过高中大学的学生都会经历军训。我高中的军训虽在学校,平时就走走队列,但在即将结束时,却被拉到镇上的一个打靶场——是的 ,附近的某个镇内居然还有个军事用打靶场。 听完我的描述,老孙说你们的枪很可能是八一杠,当时大约打了三发子弹,机枪的后坐力让我趴都趴不稳。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摸枪。

大学时的军训在军区,当时正值十一前后,天气渐渐变凉。晚上打地铺睡在能装下250多个人的大仓库里,这仓库还没有装门,前后两个大口子,晚上风就呼呼吹,有时半夜还要站岗两小时。饭也吃不饱,一盆菜,10个人,不到10秒钟绝对抢光。总之一个词:艰苦。

《士兵突击》是个很老的军旅题材电视剧,2006年底就上映了。这部剧火了之后,有六个字也火了,那就是钢七连的口号:“不抛弃,不放弃。”主线许三多(王宝强饰)的故事自不必说,但这部剧还有个暗线,那就是成才(陈思诚饰)的成长历程,剧情的高潮部分就在许成二人进入特种部队老A。老孙就不太理解成才为什么第二次还是会被袁朗(段奕宏饰)拒绝进入老A,尤其是演习中和袁朗的那段话,很难让人理解:

你知道,你和他是同一种人。我们穿着同样的衣服,使着同样的武器,可很不幸在同一个战斗小组,真是不幸。百万大军数年的心血,人走人留,抛家舍业。一个数据和非数据的结果,就要在这几天检验,可最后得不到一个公平的结果,因为我的战士要跟他的朋友,在战场上重拾友谊。我想为了这个结果,你和许三多都付出代价吧,这个代价不仅仅是眼泪吧,也许还有汗水,也许还有血,也许还有很多你熟悉的人,熟悉的朋友,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珍惜。你真的懂得吗?你懂得珍惜吗?“不抛弃,不放弃”,你倒是记住了,你也是这样告诉许三多的。那些做到这六个字的人,抛弃了什么,放弃了什么?想吧,现在!你听着,成才,我对你的评价不合格,仍然。

袁朗这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尤其是那句“那些做到这六个字的人,抛弃了什么,放弃了什么?”我也琢磨了好几遍。要想理解这段话,我们得回到成才和许三多在钢七连的历程,以及他俩第一次参与老A的选拔演习中去。

当时,许三多、成才、伍六一(邢佳栋饰)他们三个人一组参加老A选拔,在即将到达终点时,伍六一的腿受伤,成才为了自己能加入老A,抛下他们俩,自己冲向终点,而许三多坚持背着伍六一继续走。伍六一为了不拖累许三多,自己选择了放弃,拉响了求救弹,许三多只得一人冲向终点。

袁朗没看上成才,正是因为成才抛弃战友。正式加入老A的训练中,还有一个伞兵,代号二十七,是成才的室友,要挑战袁朗。成才和袁朗较量过,知道袁朗的实力,袁朗事后也说希望成才能制止这个二十七,但是成才没有。成才把二十七、许三多、伍六一都当作自己的竞争对手,而不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这才是袁朗最为在意的地方。

后来成才终于明白了,回到了草原上的红三连五班,那个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以为在这里会重新找回自己的枝枝蔓蔓,他以为心静下来了就找回自己了,其实并不是。他本是一个优秀的兵,各项素质都很高,但却甘愿要呆在这个五班,这成了许三多说的“放弃了自己”。但是连长高城并没有放弃这个曾经“叛逃”七连的兵,还是推荐他参加了老A的第二次选拔。

成才这样的人,我们可以说他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前程。成才很油滑,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他入伍时伍六一对他的评价。这样的人现实中很多,也没什么好指责的。但是要注意到,这是在部队,成才是个军人。军队不需要一个自私自利不顾集体的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是融入集体,军人的荣誉是忠诚,是完成任务!从这个角度讲,成才一度主动“放弃”“抛弃”了好几次:

  • 第一次是从钢七连“叛逃”到红三连,因为他在演习中被袁朗击毙,他输不起,他要进红三连才能更快当上士官,他成了钢七连历史上第一个逃兵;
  • 第二次是在进老A选拔上,抛弃许三多和伍六一,自己一个人跑向终点;
  • 第三次是抛弃二十七,成为袁朗对他看法的转折点;
  • 第四次是进入老A后的演习上,成才在跟自己的队友失联后选择放弃,因为他不知道一个人如何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那我们再看看钢七连其他几个代表人物都没抛弃没放弃什么:

  • 班长史今:从未抛弃过许三多,帮他客服心理障碍,成为一名真正的兵。
  • 班副伍六一:演习中坚持到最后,腿受伤,为了不拖累队友,放弃自己,成就队友。
  • 马小帅:最后一个加入钢七连的兵,在老A选拔演习中跟队伍走散,被自己的连长高城(此时扮演敌方)抓获,坚持不被高城放水,拉响求救弹,他没放弃自己作为军人的原则和尊严。
  • 连长高城:没放弃过史今,没放弃过伍六一,没放弃过成才和许三多,亲自治好了他俩的心病。

袁朗最为看重的,是一种精神,是在绝望时也要拼劲全力的精神。他第一次淘汰成才时这样说到:你们是团队的核心,精神,唯一的财富。其他都是虚的。我无法只看你们的表现,我更看重的是人。《士兵突击》第24集

他对另一名队员吴哲曾这样说:

吴哲,我不会践踏你们的理想和希望,我不能,因为那是我最珍惜的部分,也是我选择你们的第一要素,我只是想,你们在没有这些东西的情况下,也能生存。在更加真实和残酷的环境里,还能生存。我敬佩一位老军人,他说他费尽心血却不敢妄谈胜利,他只想他的部下能在战场上少死几个。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

袁朗选中吴哲的理由是:

坚持自己的原则,充满希望和乐观。重要的是,他能跟许三多这样的兵交朋友。这一点,就不会毁他很容易产生的优越感。

回到袁朗第二次否定成才的那段话上,站在更高的一个维度上,就容易理解了。为了这个演习百万大军话费数年心血,许三多懂得这个珍惜,所以他从十四米高的地方跌下来,他没有呼救,他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是为了成就队友完成任务,但他没有放弃的是队友和信念。而此时的成才心中,却依然没有这个“完成任务”的信念,依然是想救许三多出来,为了友谊而友谊。

成才真正被袁朗接纳是在接下来的任务中。许三多身负重伤脱离了队伍,而袁朗、成才、吴哲要去爆破掉“敌军”(“红军”,高城的侦察营)在一条船上的指挥中枢。这时,许三多也赶了过来,并通过无线电告知队友发现敌军雷达。袁朗知道自己已经被敌军雷达发现,所以他主动现身被俘,引开了“敌军”而成就队友。

许三多和成才、吴哲会合,但由于他身负重伤,爆破任务只能由成才和吴哲去完成,但成才不愿抛下许三多,就像袁朗说的那样,他依然要“重拾友谊”。但是,任务还是得完成,最终许三多断后,成才和吴哲去完执行爆破任务。许三多就像当初的伍六一那样,抛弃了自己,成全了队友。直到这时,成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不抛弃不放弃”——这种抛弃队友,跟以前自己抛弃队友不一样,这次是为了完成集体的任务,就比如真正到了战场后,你能不能踩着战友的尸体,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融入到集体中,也才真正被袁朗所接纳。

所以高城最后对袁朗这么说:

我是看出来啦,要是真打仗的话,他们一定会舍命把你从战俘营抢出来。

而袁朗对成才,最后是这么说的:

你的路还很长,成才,比许三多要长得多,同时你的迷茫要比他多得多。如果这是你的路,你愿意来老A吗?

实际上这是说,成才会比许三多走得更高更远,毕竟,成才的实力在那里。

有人说,成才和许三多就像是一个人的两面性,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那就看如何去坚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