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兴趣和西班牙语学习

我在上篇文章末尾中提到,有时间会分享下学西班牙语的心得。今天就来谈下这个问题,但在这之前,我想先花一些篇幅谈下“兴趣”的问题。为啥选在今天呢?因为这几天北京新冠疫情再次爆发,我不得不再次在家办公。这样也好,不仅节省了上下班通勤的时间,人也自由了许多。

我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学习一样东西,兴趣必不可少。那究竟什么是兴趣?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阐述一下。

Continue reading “谈谈兴趣和西班牙语学习”

不抛弃不放弃

最近几个月我跟合租室友老孙搭伙,有时候一边吃饭一边看剧,比如最近看的两部就是《琅琊榜》和《士兵突击》。老孙小我几岁,却曾在西藏日喀则当过五年兵,是个退伍军人。看剧时,有时他就像我的学生,哪里有不懂的,我就给他讲解。

话说我是没当过兵的,不过家里有几个长辈年轻时候当过兵,其中一位的路姿经常被家父拿来作标版。我有点驼背,都上大学了,还不时被家父数落:“你看看你,松松垮垮的样子!站没有站相,坐没有坐相。你看看你XX爷爷,当过兵,一米九的大个,走起路来能带起一阵风,那才叫走路!”他还特反感我翘二郎腿。每当此时,我只能在心里“呵呵”一声。

Continue reading “不抛弃不放弃”

通过教育,把焦虑传给下一代

在我的文章当中,有几个词经常被提到:“独立”、“思考”和“精神”,比如我在上篇读书总结中提到的福泽谕吉和大隈重信的办学教育理念。

独立,是指内心的独立,是人格、思想和精神上的独立。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也没有很强的意志力,甚至是一个十分晚熟的人。我一直在追寻一个目标,那就是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却始终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Continue reading “通过教育,把焦虑传给下一代”

2018年读书总结

2018年就要过去了,今天总结一下这一年看了哪些书。

话说读书有什么目的?读书可以有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明理;也可以没有目的,著名历史学家何兆武先生曾说过,“读书不一定非要有个目的,而且最好是没有任何目的,读书本身就是目的。读书本身带来内心的满足,好比一次精神上的漫游,在别人看来,游山玩水跑了一天,什么价值都没有,但对我来说,过程本身就是最大的价值,那是不能用功利标准来衡量的。”

2018年看的书很少,除去专业书,只有十本。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读书总结”

关于“舍”和“简”的几点随感

有个理论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我最近一个月就成功戒掉了一件事情:频繁刷朋友圈,起因是过多的碎片化信息会让人焦虑。

当然这也并非完全关闭掉朋友圈,一方面没有这个必要,处在这么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当然要适应它;另一方面,鸡贼的腾讯居然取消了关闭朋友圈功能,只能关闭朋友圈入口。于是我只在每周末打开朋友圈入口,周一上班前再关闭入口,最后发现一周七天的朋友圈其实半个小时就刷完了。

Continue reading “关于“舍”和“简”的几点随感”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吗?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有这样一句名言:

我一直想象,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这句话把人人都向往的天堂和每个城市高校都有、但不一定人人都去的图书馆联系起来,是一句相当有意境的表述,被各大鸡汤馆和学校黑板报所引用。想要去天堂,就去图书馆,图书馆优雅清净的环境不但可以媲美天堂,更能让你在书中陶冶心灵,达到更高的境界。

Continue reading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吗?”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

前几日同宁总小聚,谈到一些往事,聊着聊着就不自觉把一些问题“升华”了一下,宁总笑着说,“你看你,说着说着就容易跟人讲道理去了。”

要说喜欢跟人讲道理,我还真觉得自己有点冤枉。跟人讲道理时类似“人师”,不到而立之年的我,虽说做过两年兼职老师,对此也是很小心的,毕竟“人之过在于好为人师”。做人师讲道理是没错的,不然“君子三乐”中也不会有一个“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但倘若久而久之成了瘾变成了“好”,这就不好办了。如果尺度拿捏不好还会给人一种“我就是懂得比你多”的错觉,时间久了自己也飘飘然起来。实际生活中,钢铁直男就属于非常喜欢讲道理的那种,这类人已经被女同胞们背地里骂了N遍,我可不想被贴上这么一个标签。只不过这次是同宁总饭聊,就随意了一些,而且说的又是有关我自己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

工作体悟(丁酉版)

从去年9月份(农历七月中旬)再次参加工作至今,已然过去了5个月。从炎热的初秋到渐渐舒适的隆冬,我也从无所事事处处不适的新人阶段晋升为游刃于岗位的“正式工”。要评绩效拿年终奖的年终述职总结做完了,而自己的“年终总结”,却迟迟未落在屏幕之上。一年太久,只计在此实验室发生的时光。

工作语境下的研发专指项目开发,即所谓的“横向课题”,项目目标是直接对接公司利润的技术难题。每个人的岗位名称是“研发工程师”,既然是这个岗位名称,就要做工程师应该做的事情——不断地试错。资深工程师和新 Continue reading “工作体悟(丁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