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随笔

我们中国人永远是有两份日历——农历和公历。公历是用来上班考勤的,而农历是用来生活的,真正的生活全写在农历里:“过了腊八就是年”、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就会拉起过年的序幕。现代生活,对于生活在基层的我来讲,早已经失去了对三月三、五月五、九月九等节日的期待。对传统中国生活的期待,全部寄托于腊月与正月。

Continue reading “腊月随笔”

工作体悟(丁酉版)

从去年9月份(农历七月中旬)再次参加工作至今,已然过去了5个月。从炎热的初秋到渐渐舒适的隆冬,我也从无所事事处处不适的新人阶段晋升为游刃于岗位的“正式工”。要评绩效拿年终奖的年终述职总结做完了,而自己的“年终总结”,却迟迟未落在屏幕之上。一年太久,只计在此实验室发生的时光。

工作语境下的研发专指项目开发,即所谓的“横向课题”,项目目标是直接对接公司利润的技术难题。每个人的岗位名称是“研发工程师”,既然是这个岗位名称,就要做工程师应该做的事情——不断地试错。资深工程师和新 Continue reading “工作体悟(丁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