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七夕后:爱情不是人类永恒的矛盾

《诗经》有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本博客依然保持一周或两周更新一次的节奏。“苟日新,日日新。”想法是每天都有的,也希望每天都能有新的变化。

来到北京后,又回到了几年前一个人生活的状态,也逐渐在适应。连续四个月,下班炒菜,周末去图书馆,也还算规律,曾经的焦虑感也渐渐退去。但人总是有惰性,随着现在每周一三五晚上健身,晚饭不在家里吃,就渐渐不怎么做饭,周末也是赖床到很晚,随便糊弄两口就当早午餐了。加上我住的这个套房,虽然有三人,但其中一个老兄每周五晚上就回河北老家,另外一个小哥周末依然上班,所以即便到了周末,家里还是只有我一人。今早自然醒时,已经是快10点,然后煮了碗面,打了个荷包蛋,就是早饭了。当然煮面也有煮面的讲究,不能全吃方便面,一包方便面混上一些挂面一起吃。总而言之,一个人生活,总有些随意之处。

Continue reading “写在七夕后:爱情不是人类永恒的矛盾”

北方人从南方来北京

严格意义上讲,我是个北方人。但自从我离开家乡去(西)南方读大学,这似乎成了每每必解释的一件事。每当谈及家在安徽,对方都会很惊诧:“哦?!安徽属于北方吗?!”此时我便耐心解释,我家在皖北,位置上在“秦岭——淮河”线的北边,自然属于北方,并且,还是中原之地。于是,有的人作恍然大悟状,有的人依然一脸懵逼,这时我便鼻子一哼,心想:中学地理学这么差,怎么参加的高考?你们这些“南蛮”啊!

当然,下意识把安徽归于南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历史上安徽和江苏属于一省,即江南省,有名的黄山什么的也在南边。鉴于历史过于复杂,此处略过不谈。而且,安徽这个省给人的存在感,也确实比较低。
Continue reading “北方人从南方来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