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吗?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有这样一句名言:

我一直想象,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这句话把人人都向往的天堂和每个城市高校都有、但不一定人人都去的图书馆联系起来,是一句相当有意境的表述,被各大鸡汤馆和学校黑板报所引用。想要去天堂,就去图书馆,图书馆优雅清净的环境不但可以媲美天堂,更能让你在书中陶冶心灵,达到更高的境界。

Continue reading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吗?”

揭秘孔孟颜曾家族行辈规律

民间有“孔孟一家人”的说法,网上也有孔孟颜曾四姓“通天谱”的说法,原因是这“四氏”采用同样一套行辈(又称为“字派”、“派语”)取名:

希言公彦承,宏闻贞尚衍;

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

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

建道敦安定,懋修肇彝常;

裕文焕景瑞,永锡世绪昌。

第一个说法我听过。至于第二个,虽然也有人说“四姓一致”,或许是我孤陋寡闻,却从来没有听说过“通天谱”这个叫法,个人感觉还是比较夸张的。不过,这个现象确实存在。这一期的推送,就简单谈下这个特殊的文化现象形成过程。

Continue reading “揭秘孔孟颜曾家族行辈规律”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

前几日同宁总小聚,谈到一些往事,聊着聊着就不自觉把一些问题“升华”了一下,宁总笑着说,“你看你,说着说着就容易跟人讲道理去了。”

要说喜欢跟人讲道理,我还真觉得自己有点冤枉。跟人讲道理时类似“人师”,不到而立之年的我,虽说做过两年兼职老师,对此也是很小心的,毕竟“人之过在于好为人师”。做人师讲道理是没错的,不然“君子三乐”中也不会有一个“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但倘若久而久之成了瘾变成了“好”,这就不好办了。如果尺度拿捏不好还会给人一种“我就是懂得比你多”的错觉,时间久了自己也飘飘然起来。实际生活中,钢铁直男就属于非常喜欢讲道理的那种,这类人已经被女同胞们背地里骂了N遍,我可不想被贴上这么一个标签。只不过这次是同宁总饭聊,就随意了一些,而且说的又是有关我自己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